MAKESHIFT

MAKESHIFT

再見背後的原因總是隱晦的。

 

/ 朋丁選書 Staff Picks /

Makeshift

上週五獨立雜誌《Makeshift》的主編 Myles Estey 無預警地發佈停刊消息,此本刊物將停在最新出刊的15期 - Boundaries 邊界。

在獨立雜誌界,突如其來的停刊消息總會在內心出現「什麼!怎麼會!感覺營運的不錯啊!」的自我對白與疑問,在主編寫得落落長的信中沒有特別交代原因,倒是細數了一起工作的編輯團隊們,如果要是沒有停刊,他們現在各自會在不同的崗位上忙些什麼。

也許我們都理解背後那些可能導致停刊的理由。

《Makeshift》每期有一個主軸,像是第9期的「Copycat(抄襲者)」、第14期的「Harvest(收割)」,總令人聯想到《COLORS》,那本於2014年推出主題「 Football(足球)」後至今毫無消息的知名獨立雜誌。

除了它們每期都以一個單字,或應該說是一個議題做為主題,從各個角色、不同角度提出觀點與故事,編輯團隊中也都包含了來自不同文化、國籍的成員,或許是這樣的特質,讓他們能在每個大主軸中抓起一個個需要被關注的問題。

他們都提到過移民這個主題,《Makeshift》停刊號為「邊界」,而《COLORS》89期「移居」,都是在講關於「移動」的故事,人群一開始並沒有邊界,後來隨者文化進程,開始有了資源分配、利益、戰爭,才框出一個個獨立運作的個體,築起一道道有形與無形的牆。

記得在去年第20期《Delayed Gratification》中也閱讀到類似的新聞故事,一個訪問走私船夫的專題,那時震撼的是,對他們來說,移民或是逃離一個區域,對某些地區的人們就是一件日常選擇,對走私船夫,雖然犯法且風險甚高,但那是他們糊口的工作,只是近期有些失序,才讓這個議題受到更多關注。

 

再見背後的原因總是隱晦的,引述Makeshift總編在告別信裡的一段話:

“Keep creating awesome stuff. And please support all the amazing independent media that’s out there — they need you! ”

“繼續創造讓人驚嘆的作品吧,也請支持這些精彩的獨立媒體 –––– 他們需要你!”

的確,這些有質感的獨立雜誌,最重要的生存理由都是持續支持與閱讀的群眾們。

 

Makeshift |
A field guide to hidden creativity
一個多平台的媒體,成員各自在6個國家獨立運作,平台包含雜誌(停刊)、網站、email週報、部落格及影音廣播。

| COLORS |
A magazine about the rest of the world
創刊於1991年於紐約,後經歷羅馬、巴黎,最後搬到義大利北部的城市 - 特雷維索(Treviso),將雜誌交付給貝納通傳播研究中心 — Fabrica,由他們每年一次招募計畫裡的青年共同完成雜誌的編輯製作與發行。

by Sandy&Apri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