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terviewPon DingComment

Q&A with Abei Liu

interviewPon DingComment
Q&A with Abei Liu

Q&A with Abei Liu

Q: 你在Instagram上有很高的人氣,並同時活躍於設計和插畫創作,可否請為我們簡單介紹一下自己?

Abei: Hi 大家好,我是Abei!簡單來說我就是一個不務正業的人,哈!

從唸服裝到作服裝造型,服裝企劃,成立飾品品牌,進入網站設計領域,平面設計,互動設計,在網路服裝品牌擔任視覺主管,到現在與太太gigi一起成立大象兔有限公司,做視覺設計與服裝造型服務。

另外,目前自己也嘗試進入插畫、藝術領域。回想起來似乎有點定性困難症,找到這樣員工應該會很頭痛吧!

我總是對於一個新的東西很容易產生興趣一頭栽入,到了稍微接觸了一段時間,又會被新的東西吸引,記得前幾年還為這樣的狀況傷透腦筋,實在是糟糕,哈。

不過,現在釋懷多了,至少對我來說還算都是從事創意工作,算是在同一個領域,只是表現的方式不一樣而已。

說實在的我不算是在instagramg上有高人氣,不管是追蹤人數,或是在按讚數,留言數上。很多人一張生活照隨便都是好幾百幾千以上的按讚數,實在是佩服啊。

一樣,前陣子因為按讚數明顯下滑也糾結了一下,不過管他的,我想我還是專心畫我想畫的,放我想分享給大家的東西,只要還有人對我的作品有興趣,那就繼續下去吧!哼!

Q:許多人是因為#maskboyabei 這個Instagram上的標記而知道你的創作,而這也似乎是你踏入插畫界之後最為人所知的角色,請問你是在什麼情況下創造出這個角色的呢?如果他是一個真的人會有什麼樣的個性?

Abei: 我不是很清楚台灣的大家是從哪個作品、哪個時候開始留意到我的,不過對於maskboy的開始大概是在2014年末,那時進入插畫圈有大約半年,那段時間對於我來說實在是很夢幻,我在很短的時間進入了插畫圈,陸續得到了不少國內外的合作案與關注,實在是心存感激!

回到maskboy,在一連串的合作案後,我慢慢地想要再進一步創造一個更隨心所欲的創作方式,如果有一個類角色他可以投射一些我感興趣的事情,應該是蠻有趣的,後續就產生了一個戴著面具的男孩—— maskboy(不過,在我的maskboy系列裡面,只要是有生命的角色我都會把它戴上面具,所以叫mask"boy"好像也怪怪的,哈)。

其實我一直沒有太去思考maskboy應該是什麼樣的一個人,對我來說他可以是任何人,可以是你可以是我,所以他的個性應該是隨著面具背後的生命而變化的吧。

Q: 這次與日本空中吊飾品牌tempo的合作展出,除了將maskboy實體化轉成立體的陶瓷模型之外,也創作了好幾件可掛在牆上的壓克力雕塑物件,就好像過往停留於虛擬或平面世界的Maskboy第一次進入人們的真實生活一樣,各種異材質的交叉搭配運用也很讓人驚喜,置身展場當中有點真假時空難辨的感覺。如何在此次的展覽中讓maskboy與tempo的展出物達成平衡,又從中凸顯出maskboy的特色,請問你的想法是什麼呢?

Abei: 對於一開始策展人提到希望我以maskboy這個角色進來RHYTHM展時,我的第一反應是「蝦密!」,因為如果有看過一路來的maskboy系列,應該也會覺得這未免太衝突了吧。不過後來他解釋到希望在這個展中帶有一點輕鬆幽默的氣氛,就能理解了,所以就來試試吧!

tempo的作品非常細膩精緻,掛在空中的時候很有意境,真的很美,所以在我的部分,我希望可以帶有同樣的質感,所以整個系列裡面最先有了陶瓷maskboy,一直覺得陶瓷搭配金加上木材是一個很美也很有味道的組合。另外,這個陶瓷maskboy的姿勢,我讓他做出一個抬頭的動作,這是因為tempo的作品大多掛在空中,我想讓這個姿勢可以對應到一個一個tempo的作品。

牆上畫作的部分,選擇畫在透明壓克力上,也是覺得這個材質透光反映到牆上的影子,給人一份輕盈的感覺,跟tempo的作品在空中輕盈地移動一樣,應該是可以互相搭配的吧!我是這麼思考的。

思考完如何與tempo共同出現在同一個空間、又不違和的這件事後,我就回頭來思考maskboy要以什麼樣的故事串連在〈Rhythm〉這個展裡面,同時扮演好帶來輕鬆幽默的這個角色,就有了後來延伸至金銀斧頭的「THE GOLDEN DRUMSTICK」這個系列了。

這個故事很簡單,就是有一天有一個熱血落魄鼓手maskboy,打鼓打到一半,不小心把他的木鼓棒甩入了空中,這支鼓棒打中了雲朵裡熱愛搖滾的獨角半仙maskboy,接著這個半仙喊了聲「OUCH!」 之後就拿出金銀鼓棒問落魄鼓手「哪支才是你的呢?給我個答案吧!」,鼓手還沒來得及回答,獨角半仙就自顧自地打起空氣鼓來的離去了......

以上!

IMG_7692.jpg

Q: 關於與tempo聯手創作的Potato Head空中吊飾,雖是預購模型,但也已經獲得許多來訪觀眾的關注,可否與我們分享其中設計創作的想法?你是以產品設計還是插畫的角度進行設計呢?以及想請問,未來若有機會商品化,將會以什麼材質進行生產製作呢?

Abei: 我很高興有機會可以跟tempo合作這款五官的作品,大家反應似乎也不錯,開心啊。

在與策展人跟tempo的社長中村小姐吃飯的時候,討論到希望有一款合作的作品在這次的展中展出,我想如果以一個「可變動」的五官形式出現,應該蠻有趣的吧,於是就定案了。

一開始我畫了寫實風格的五官,畫完以後連自己都覺得有點驚悚,後來才回頭來擷取一些此次展出時所使用的筆觸與maskboy的紅鼻子,成品就是後來你們看到的那樣囉。

至於未來要不要生產成產品這件事,在聽完開幕隔天tepmo社長中村小姐與DRILL DESIGN設計師安西小姐的對談後,會覺得這樣基本形式的空中吊飾,似乎是太過於簡單了,有機會的話也會想挑戰更有難度的mobile。
不過如果未來真的順利變成商品,當然絕對是很開心的,至於材質的選擇當然就教給專業的mother tool來處理囉(如果可以是立體的應該也很不錯吧!)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