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ENDA

GENDA

/ 朋丁選書 Staff Picks /

GENDA Magazine 真的雜誌

《真的》是一個意外的,被壓縮的,遙遠而危險的相似材料的裝載容器。

透過兩方來自中國與義大利的團隊共同編輯而成,融合西方與東方文化的種種,它就像是被獨立出來的世界觀,提出探討的並非只是單一概念,而像是更多細微末節、不易發現的通通都被攤開在眼前,重組重現。儘管世界之大,在文化上、心理上、個體上等等的各種方面的碰撞、摩擦、改變、複製,使我們不再遙遠地觀望自身所處的世界。

「殘餘的僅僅是死寂的,喪失功能的軀囊,以為某種物體而樂」。

暨試刊號 issue 0「被遺棄地(Landscape as abandon)」之後,五月正式創刊的 issue1 以「以軀作囊(Body as packaging)」為主題,集合21位自不同地區的攝影作品,展示人類軀體的各式型態,外在表象與內在的隱隱暗示,有的詭異反感,有的詼諧逗趣,有的對性與慾望表露無遺,有的更拋棄了人的原始樣貌,以一種非人型態出現。從視角到姿勢的各種美感表現,都像是一種對無束縛的渴望,但同時也是對空虛之感的某種強調發洩,我們認真追求自由、存在的同時,現實卻也將其遮掩覆蓋。

若我們真的丟失了自己,只剩下空殼,必然會有他人將其拾起,以不同的形貌再次展現,我們該為此感到幸福快樂。